您所在的位置: 昆明工程纠纷网 >新闻中心

律师介绍

罗毅律师 罗毅律师,专注于工程纠纷、商品房纠纷、复杂合同纠纷。高级工程师、律师、一级建造师、造价师、监理工程师。本科:武汉大学,土木工程。研究生: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民商法)。精熟于工程款、工程索赔、合同、...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罗毅律师

手机号码:18208711324

执业证号:15329201110725925

执业律所: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云南省昆明市春城路62号证券大厦28楼

新闻中心

昆明新机场事故背后:垮塌工程层层“转手”

1月5日,当北方天寒地冻之时,云南昆明依然温暖如春,但对于参与昆明新机场高架桥引桥工程(下称引桥工程)建设的众多民工来说,这里“寒风刺骨”。

1月3日,对于这些民工来说是个悲剧的日子,与他们一起“悲剧”的还有云南省最大的国有建筑企业——云南建工集团(下称云南建工)。

当日下午14时20分许,由云南建工集团下属的云南建工市政公司承建的昆明新机场配套引桥工程发生垮塌,酿成7人死亡、8人重伤、26人轻伤的重大安全事故。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深入现场采访时获悉,虽然此次垮塌事故的具体原因还在紧张的调查之中,但机场引桥垮塌事故背后已经开始隐现建筑业工程层层分包、转包的“灰色”地带。

垮塌瞬间

“当时就像是地震一样,轰隆一声,桥就垮了。桥梁上下都有人,我是从8米高的桥面上掉下来的。”1月5日晚,在昆明经济开发区医院接受救治的工人杨琴美每想起当天的事故都似做了一场噩梦。

记者了解到,伤者大多来自湖南、河南和东北以及云南省的昭通等地的农民工。一位伤员回忆说,不清楚事故是怎么发生的,当时只听见桥体吱吱作响,他站在脚手架上,桥突然就塌下来,人一下子就陷进去了。

“桥在垮塌前,正在使用振动机浇筑混凝土,桥面抖动得很厉害。工头还叫人下去加固支撑钢架。但过了五六分钟后桥就垮了。”另一位幸存的工人对记者说。

垮塌的高架桥东引桥位于昆明新机场航站楼的正前方,新机场距离昆明市区30公里。1月5日,当《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事故现场时,这个面积达到16平方公里的新机场所有的建设工程已经全面停工,这个最多时同时有3万人进场施工的庞大工地变得安静而空旷,但长长的断裂桥面和狼籍的现场让人触目惊心。

据施工方云南建工集团市政建设有限公司质量安全监督部部长黄志斌介绍,事故发生地点是航站区A3标段东引桥一个即将完成混凝土浇筑的桥跨。事故发生时正值午饭结束下午班次交接后,工段施工人员陆续进入作业面开始混凝土浇筑施工,4对混凝土箱梁浇注临近结束,8米高的桥面随即垮塌,当时正在桥面作业施工的有30多名施工人员。桥面垮塌长度约38.5米,宽为13.2米,支撑高度约为8米。

据记者获得的机场方的招投标资料显示,该工程是云南省市政建设有限公司与云南省建五公司组成的联合体于2009年3月6日中标昆明新机场航站楼、停车楼及高架桥项目中的一部分。这两家公司隶属云南建工集团。

检察院介入调查

事故发生后,昆明相关政府部门立即成立了“13事故联合调查组”,目前事故的具体原因仍在调查中,记者获知,多名项目方的相关负责人正在接受调查组的问询。据了解,昆明新机场总投资达到234亿元,其中主体工程投资188亿元,拥有两条跑道和84坪机位。昆明新机场的建设已成为目前中国土石方工程量最大的项目,甚至超过三峡工程。

新机场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王进胜表示,昆明新机场是国家“十一五”期间唯一批准新建的大型枢纽机场,是云南省“十一五”期间20个重点建设项目之一。

据联合调查组相关人士透露,目前,联合调查组确定了四个重点调查和分析方向:引发事故的直接原因、间接原因、可能存在引发事故的地质因素,以及在该项目招投标和施工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问题。

记者了解到,参与到联合调查组的昆明市检察院的人员系市检院反渎职侵权局警员。而云南省分管反渎的副检察长则明确要求“昆明市检察院要全程介入事故调查,查清事故发生的原因。”有人士表示,除开事故发生的物理性原因外,检察系统的介入是想调查清楚项目在招投标过程以及随后工程的分包、建设过程中是否存在渎职等职务违法行为。“在整个招投标及此后的文本资料都会被重新检阅分析。”

至于外界质疑的由于赶进度而导致事故发生的说法,新机场建设指挥部和云南建工集团都予以了否认。

垮桥背后:工程层层转包

虽然到目前为止,昆明新机场引桥垮塌的具体原因尚无定论,但这一事故所反映出的建筑领域的深层问题却得以部分暴露。

40岁的李仁孝躺在昆明市经济开发区医院二楼的病房里,此次事故中他受重伤,在工地现场,李仁孝是一个小包工头,是事发桥段“打桥面”班组的带班人。

在李仁孝的手下共有24个人,其中6人死亡,其余全部受伤。李仁孝表示,这个工程是一个更大的包工头找到他来做的。“我跟着这个老板做了有7年多了,在云南各个地方做了很多工程。有工程的时候,都会找到我,他手上有着300多名不同工种的工人。”李仁孝虚弱地说道。每天李仁孝手下农民工工作9小时,平均日工资在55元左右。

云南省建工集团的人士并没有否认工程分包一事。该集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张占国表示,“发生事故的引桥的工程确实是分包出去的,包括专业工程分包和劳务分包。”但他表示,工程分包是合法的,而非法的劳务转包并不存在。

据张占国介绍,云南建工改制之后,就不再招收专门的一线工人。“集团内部现有在职职工都是管理、工程技术以及市场方面的人员。一线的施工都是外包出去。全国的大中型建筑单位都是如此。不然企业的负担就太大了。”张说。

但对于外界所怀疑的层层分包或者在集团下属公司与劳务分包公司签署合法分包之后,分包方再私自多次转包的情况,张占国表示目前还仍在调查之中。“并不排除有这样的可能。建筑工程的链条太长,越往下越难监管。”张说。

张占国表示,非法挂靠、层层分包、转包一直是国内建筑领域的灰色领域,这样的现象在建筑市场领域非常严重。

而昆明一家工程监理机构的负责人也向记者表示,据他所见,建筑工程的转包和非法分包是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转包肯定是违法的。但在合法的分包里,也有很多限制,分包企业必须具有承担分包工程的资质,不能超越资质分包工程。”

此外,非法挂靠、层层分包和具有转包性质的肢解分包都是违法的。”这位监理机构的负责人表示。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一个工程经过层层转包或者层层分包,工程利润层层盘剥,到最后接手是各种大小包工头。为了维持利润,就极容易出现“偷工减料、以次充好”等情况,严重影响到工程的建设质量,出现工程质量隐患或者安全隐患,也极容易导致职务腐败行为发生。这是建筑行业的毒瘤。它所引发的市场乱像从来没有停止过。[page]

而在新机场施工现场,有多名工人表示,层层分包或者转包的情况大量存在。一个工人就表示,他跟着包工头在机场里为数个公司的不同项目做过工程。

“即使是专门的劳务分包公司也不是很正规,这就是市场的现状。”张占国表示,“这是大的市场环境的问题,现在并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一个企业只能通过强化内部管理来试图解决,但市场链条很长,一个公司的管理能有多大效果也不能完全确定。”

资料链接

引桥

指的是位于主桥两端、代替高路堤的桥梁跨段。

1.连接正桥和路堤的桥。

2.从引桥桥台连接到主桥桥孔的部分,如两岸陆上桥梁,称为引桥。

云南昆明新机场简介

昆明新机场位于官渡区大板桥镇附近,定位是大型枢纽机场和辐射东南亚、南亚的门户机场。计划于2011年年底竣工,建成后旅客吞吐量可达3800万人次,这将是我国第四大枢纽机场。新机场总投资234亿元,待建成后,现在的昆明巫家坝机场将停止使用。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contact number

182-0871-1324

Copyright © 2019 www.0871jianzhu.cn  All Rights Reserved.